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8th Apr 2013 | 一般 | (1 Reads)
如果說時間可以換回 曾被無情遺落的時光 我願卸下一身的戎裝 匍匐時光途經的地方 讓它蹍碎我所有憂傷 拾起曾經逝去的過往 渡越所有的平淡平常 ——序語 輕摹素眉,綰一襲薄紗,足踝蹬著高跟鞋,碎步在晨風裡,日光爍爍,剪破四月的靜謐,蝴蝶鴛鴦戲蕊,樹木蔥蘢相懟,伉儷剪影成雙成對,嘹喨的音韻,羈著身畔輕飛揚,素手掬一抹晨曦,綰簪我虛挽的髮髻! 清晨的鬧市,繁華而忙碌著,稀稀攘攘的人群,小販的玄喝聲,廚娘的侃價聲,孩童的哭鬧聲,無不絞織充斥在一起,譜出了人間四月天,一曲和瑟的音韻! 今日,拾起糜潢的心情,做了一回小婦人,菜市場裡擠兌,和小販挑眉侃價,摸摸水裡跳躍的海鮮魚蝦,捻捻肉的新鮮,掂量青菜的鮮甜,嗅嗅春花的清香,贈自己一束潔白的玫瑰,心留余芳,手遺餘香。一切,平淡,融洽,恬然… 曾有友人問過,為何纖纖一支禿筆經我的素手,會寫出那麼多感傷而感性的文字?是否主修文學亦或身為教師?其實,都不是。我會寫文章,不是因為我書讀得多,亦不是因為我書看得多。生活中處處有感悟,隨手拈來便是一段感性的文字。那些蒼素的字跡,洇化的都是我的魂我的髓,我對人生的感受和領悟,因此愛文字便如同愛自己! 我喜歡寫憂傷的文字,不代表我的性格很憂鬱。我喜歡聽憂傷的歌曲,不代表我獨自憂傷裡沉溺。我喜歡到處赤足遠行,不代表我不愛我的家庭。我喜歡聽風吟詩看月哭泣,不代表我的內心極致頹糜。 只是因為喜歡,僅此而已。 坐在公園的石椅上,一股沁涼,穿透心畔,直抵相思的唯岸,略顯滄涼的心瓣,彈落一縷憂傷。小鳥在花葉間輕吟,長風掠過樹梢哀鳴,我的餘光瞥覷嬰孩的笑靨,無邪盛綻我眼前,由心的感動如那渥渥清泉,潺潺逆流而出,我心,也由衷地笑了… 曾經說過要戒煙,就像戒掉多年沉積於心癮的你。當遭遇寂寞突襲時,深深吸一口,沉落肺腑後再緩緩地自嘴角溢出來的溫柔,在眼前百般妖嬈,炫出千種姿態萬種嫵媚,最終掙扎不過一秒,湮沒在冷空氣盡頭… 每每華燈初上,倚欄瞭望遠方,捫心自問?有多久了? 好久了!沒有欣賞過我生活中這座繁城的夜景。天,依舊湛藍。風,依舊輕揚。月,依舊清朗。我在茫然的追逐中,錯失了熟悉的風景。在心上刻烙了幾許遺恨?我要的,不再屬於我。屬於我的,早已被我錯過。 皎潔的月光,越過柳梢頭,灑落我身上,淡淡的澕光,把我孤單的身影漸漸拉遠拉長,溫柔地為我孤寂的身姿,渡上絨絨的一層光暈,剎那的錯覺,以為你輕輕地擁抱著。 時光隱晦,不覺間,已至夜闌人靜萬籟俱寂時。素屋內,獨守一盞孤燈,風扇在身畔輕旋,縷縷微風,掠過玲瓏扇格,拂在我身,沁涼沁涼地糅舒。初夏的夜,氤氳淡淡的熱悶,三千煩惱絲,綰著清水濕漉漉。聞聽至愛輕緩而均勻的呼吸,在身後緩緩溢起,一縷溫情,暖入心窩裡。守著夜的黑,碼著心底逆流而出的素白文字,燎瀾心緒獨灑夜寂時,御心跡箴心語,把棧青燈酌酒遲。 慢閱腳下的路,還那麼長,那麼長…我以沉重的步伐,一寸一寸的丈量。堅信前方,定有一縷曙光,默默引領我的歸航……

| 3rd Apr 2013 | 一般 | (1 Reads)
很久沒有寫過什麼了,基本的詞語都不知道怎麼用了。現在就不用什麼感性的詞彙,就是骨幹的現實來描述下現在的生活吧!10年已經結束很久了,憶起10年的得失,心裡有些甜有些苦。 每一天都祈禱自己快樂的度過,可是每一天都有喜怒。10年的感情不冷不熱,分居兩地的我和他見過幾次面,我也進過他在的大城市,有過甜蜜的打俏,也有我任性的吵鬧,有他包容和無奈的心聽我取鬧。但是都走過了,都是過去,並且再也不會回到過去,也許走在路上我們會彼此打招呼。也不能說不愛你,是愛你你且不知。有你在那裡也許10年裡我不會去玩,也不會去那裡找工作,也不會腦子發熱似的起床後告訴家人我要出去沒有現金管爸媽拿錢獨自一人跑到你所在的城市。其實每一種做法都是有原因,也許是我們描述不出而已,正如我們分手。所謂的愛情究竟是什麼我說不清道不明,至於你有好的一面也有不足的一面,之前說我沒有讓你走進我的心裡,其實我的心也沒有關閉,過去的都過去吧,不再去想啥,不要懷念你的好。現在我的心裡又住著誰呢?! 今天有個以前別人介紹認識的人給說房子有了車子也有了,我心也沒什麼大的牴觸。正好中午,他說要做飯,我說好男人啊,對方來了句“是嗎?在你眼裡不是吧!”。過去的就讓他過去吧,沒有選擇你又能怎麼樣呢,這樣和我說話希望我會有什麼樣的感觸啊!和他可以說沒有開始就結束了,剛剛認識的時候能感覺他對我很好,但是後來換手機他的號碼存錯了,那段時間有人給我發信息我沒有回應,我試著聯繫也沒有聯繫到,所以就這樣過了,後來偶然在人人上認識。問我眼中的好男人是什麼樣的,我回答的起碼我自己很滿意。我認為懂的擁有我的,且我擁有的男人就是好男人。我不會再去感傷一些得失,我要為自己現在所擁有的而滿足。雖然現在的他對我不是特好,但是婚姻也就是那個樣,彼此包容,不要對彼此的過去在意太多。

| 14th Jul 2012 | 一般 | (9 Reads)
    因為人通過一天的工作、勞動、學習等活動,身體就會疲倦,沒有精神。睡覺時,能把積蓄在體內的二氧化碳等廢物排除出來,使人體不斷得到新的精力,第二天更好地工作和學習,所以,人要睡覺。

| 7th Jul 2012 | 一般 | (1 Reads)
很久沒有寫過什麼了,基本的詞語都不知道怎麼用了。現在就不用什麼感性的詞彙,就是骨幹的現實來描述下現在的生活吧!10年已經結束很久了,憶起10年的得失,心裡有些甜有些苦。 每一天都祈禱自己快樂的度過,可是每一天都有喜怒。10年的感情不冷不熱,分居兩地的我和他見過幾次面,我也進過他在的大城市,有過甜蜜的打俏,也有我任性的吵鬧,有他包容和無奈的心聽我取鬧。但是都走過了,都是過去,並且再也不會回到過去,也許走在路上我們會彼此打招呼。也不能說不愛你,是愛你你且不知。有你在那裡也許10年裡我不會去玩,也不會去那裡找工作,也不會腦子發熱似的起床後告訴家人我要出去沒有現金管爸媽拿錢獨自一人跑到你所在的城市。其實每一種做法都是有原因,也許是我們描述不出而已,正如我們分手。所謂的愛情究竟是什麼我說不清道不明,至於你有好的一面也有不足的一面,之前說我沒有讓你走進我的心裡,其實我的心也沒有關閉,過去的都過去吧,不再去想啥,不要懷念你的好。現在我的心裡又住著誰呢?! 今天有個以前別人介紹認識的人給說房子有了車子也有了,我心也沒什麼大的牴觸。正好中午,他說要做飯,我說好男人啊,對方來了句“是嗎?在你眼裡不是吧!”。過去的就讓他過去吧,沒有選擇你又能怎麼樣呢,這樣和我說話希望我會有什麼樣的感觸啊!和他可以說沒有開始就結束了,剛剛認識的時候能感覺他對我很好,但是後來換手機他的號碼存錯了,那段時間有人給我發信息我沒有回應,我試著聯繫也沒有聯繫到,所以就這樣過了,後來偶然在人人上認識。問我眼中的好男人是什麼樣的,我回答的起碼我自己很滿意。我認為懂的擁有我的,且我擁有的男人就是好男人。我不會再去感傷一些得失,我要為自己現在所擁有的而滿足。雖然現在的他對我不是特好,但是婚姻也就是那個樣,彼此包容,不要對彼此的過去在意太多。

| 30th Jun 2012 | 一般 | (1 Reads)
我年近七十的媽媽,一直在農村生活。一向愛乾淨,也喜歡花。但在我幼年的記憶中,一直忙於全家生計的媽媽,一年四季,大部分時間,時沒有閒情養花的,冬天除外。 媽媽,在冬天裡喜歡“養”、“做”花。 冬季農閒時節,養育大白菜花,是媽媽的愛好。冬天,洗菜做飯時,媽媽會特意留下一個帶著心、帶根的白菜頭,放在盛有水的大茶缸裡。過不了多少天,白菜頭就會長出高高的莖,開出黃色的淡淡的花。每當看到白菜開花時,媽媽就會在燒火做飯時,把一些玉米粒放到灶台下面熱熱的柴灰裡,爆出花來。然後用桃紅色顏料,把爆出的玉米花染色,用小竹籤把它插在白菜莖上。這樣,一顆白菜花就“養”好。白中透綠的莖,蔥牙綠色的葉,淡黃色的,桃紅色的花。給冬季的屋子裡增添了一份生機,抹上了一份色彩,來串門的嬸子大娘看到了,都嘖嘖讚歎;有些伯伯叔叔來家時,看到了,回家時也會羨慕起爸爸來。 媽媽愛剪窗花。小時候,春節前,媽媽會買來大紅的對子紙。剪成好花貓鬧線球、十二月生肖、喜鵲鬧梅,柳樹上的小花貓、八仙過海等各式各樣的,栩栩如生的窗花。不僅貼到我家的窗戶上,還會多剪一些,送給奶奶和嬸嬸們,讓她們過年時也貼在家裡,圖個喜慶。 媽媽還會做“鬥雞”。過年前,媽媽用硬紙板,製作鬥雞,穿上線,吊在竹竿上,掛在窗前。窗外的風一吹,兩隻活靈活現的公雞,一會兒分開,一會兒接近,好像在打架好像在玩耍,有意思極了。到現在還留著呢!一到春節,媽媽有時,還會拿出來掛在上窗戶上。 媽媽還特別會做花餑餑。逢年過節時,媽媽每次都會精心做上一些,形狀各異,富有祝福寓意的花饅頭,走親戚時,帶上。親戚和鄰居們看了,也都是讚不絕口的;親戚或左鄰右舍,走親戚或是家中有事需要做花餑餑時,也總是叫媽媽去幫忙。 三十多年過去了,在省城安家的我,一年回家的次數寥寥可數啦。冬天又到了,不知年邁的媽媽,是否還會在冬季裡,如此“養”花!

| 6th Jun 2012 | 一般 | (1 Reads)
許多年前的若水,還不應當叫若水,那時的他僅是一個孤兒,對於他得一切他自己都不清楚,不管是父母或是自己,他都不知道,一個五歲的孩童本應過著無憂無慮,嬉戲人間的日子。可從他得眼中彷彿看到一份比成人更睿智的心靈。 他得生活是沒有過去,也不知道何處才是未來,但他卻奇跡般的漂流於茫茫江湖之中。或許他根本不屬於這裡,奇跡只讓他當了一回過客而已,不會留下任何痕跡。 對於那時的他,完全沒有時間的概念,漂泊路途忽然有一種奇異的感覺牽動了若水的思緒。憑藉著感覺,順著思緒不知不覺中來到一個神奇的地方,一泓潭水,清澈直見其底,平靜如若鏡面般不起絲毫波瀾。一條奇異的瀑布掛在山巖與之比鄰。 小水潭旁坐有一位白髮的老爺爺,雖是蒼蒼白髮,一種仙者般的流彩與氣息圍繞在他身邊,看他得樣子像是在等人,而且一定是等了很久,他輕輕向若水招手,把若水喚到身邊,空蕩的眼中泛起希望的光芒。 若水心中突然多了一份暖意,若水沒察覺有種奇異的力量已經在他身體中蔓延開來,目光的盯著那白髮老爺爺,老者面帶笑意:“你很快就會有自己的名字,會有一個家,還會有家人。”老者說道:“你到水潭邊,看看水裡有什麼。” 若水依言走到水邊,清澈的水面映出若水的倒影,若水愣愣的看著一個不曾相識的自己。水中的倒影並不是那五歲孩童,而是一位十七八歲的少年,清秀的面龐尚帶些稚嫩,若不是深邃般雙眸的成熟,誰也不會相信他得年齡。 若水愣愣出神的看著水中的自己,回應了一個字:“水” 老者捋捋蒼白的鬍鬚:“日後或許你會有很多疑問,世間之事不是每一樣都有原因和解釋,很多時候都是注定的,別太執著,隨緣就好。” 若水沒有半點反應,也不知道是否明白,或者是根本沒有聽到。失神中的若水沒有發現身後的老者已經不在了,蒼老而慈祥的聲音傳到若水的耳邊:“山巖瀑布後面就是你的家,感覺會告訴你如何走,孩子,以後的路我就幫不了你了,你自己要保重。” 若水打量了自己的身體,淡淡的一笑,彷彿很滿意一般。轉過身,看看了掛在山巖的瀑布,伸開右手,掌心赫然是一個‘雪’字,發出淡藍色螢光,令人一見傾心難忘。 腳下突然有一種莫名的力量把若水托起到半空,若水便凌空走向瀑布。 耀眼的光芒突然閃過,突然驚醒,滿眼的青綠,漫山遍野的翠綠,祥和氣息瀰漫在山間,蔚藍天空掛著幾朵飄雲,清風拂過,仍夾雜一絲春的氣息。 若水正詫異於夢幻般的山色,一陣疾風掠過,兩個身影已到若水身邊,一老一少,老者瘦長身軀,一身古樸的道袍,卻讓人一種道骨仙風的感覺,身旁是一位風采翩翩的少年,看上去年紀也不會超過二十,面帶一絲若有若無的微笑,讓人難看真切。 “孩子,你叫什麼名字?”蒼老而和藹的聲音打破了這片寧靜。 若水對於他們的出現本就吃驚,此話更讓他不知所措,愣愣的搖搖頭,這本就是事實,他根本不知自己是誰。 老道人走道若水身前,若水的右手不受自己控制的抬了起來,掌心的‘雪’字再次浮現。老道人微微點頭,又問道:“你看到了什麼?” 若水有搖搖頭,半響口在才說出一個字:“水。” 老道人面帶笑容道:“若水,雪若水,以後便是你的名字。” 若水眼珠一轉,自言自語道:“若水,雪若水。” 老道人身旁的少年身體猛然一震,喃喃道:“雪若水,難道”話未說完,轉瞬間,少年臉上的疑惑便轉為燦爛笑容,彷彿其中其中的曲折已瞭然於胸。 老道人負手飛去,數里外傳來祥和的聲音:“日後若水便交給你了,你要看好他。” 少年見若水一臉沉思,便問道:“若水小師弟,你在想什麼?” 若水頓時回過神來:“這裡是什麼地方?” 少年呵呵笑了笑:“我叫天涯,我知道你有很多疑問,你跟著我,我會慢慢向你解釋。” “外面的都稱這裡為不周仙山,所以這裡就叫不周山,。如今不周山一共有三千兩百二十六人,現在加你是三千兩百二十七人,剛剛那位是我師兄了雪風,如今不周山的掌門人。” “了雪風是你師兄?你叫我師弟,那”若水疑問道。 天涯微微一笑,展開手掌,掌心映出淡藍色螢光,與若水掌心的雪字一般無二。“雪字是不周山第三代弟子的輩分,師兄來自人間,原名了清風,後入不周 山,師父則為其改名了雪風,而你我都是孤兒,無名無姓,這雪字便成了我們的姓氏。師父他老人家過世已近百年,至於你掌心的印記我還想不明白,但由此印記證 明你絕對是我的小師弟。” 不周山開山祖師是數百年前一位奇才,取人世仙境,以水做結界,自成世外仙山,廣開山門,納收子弟,修習上層武學,以維護世間和平為己任。自此不周仙山便成為世間最神聖的傳說。 若水到不周山後,跟在天涯身邊,習字學武,從不懂到懂,從懂到精通。過目不忘的記憶,天縱奇才般領悟,外加一種彷彿與生俱來的力量慢慢在體內甦醒,沒有多少時日若水的武學修為已經達到一個很高的境界。 天涯也從若水的口中瞭解到一個他不曾接觸的世界,有時聽著若水話竟是愣愣出神,天涯的心漸漸被另一個不識的世界牽動,以至於日後踏上了他嶄新的修行之路,成就其一代劍聖。有因就有果,若水成就了天涯的聖人之道,天涯的聖人之道卻無意使得若水走上了一條傷痛的道路。 雪兒走進房裡,看著正坐在窗前,由丫鬟服侍著重新梳妝的於清瑤,輕咳了聲。於清瑤回過頭,目光在雪兒雖然極力掩飾卻仍顯有些緊張的臉上一掃而過,忽然間就笑了。 “雪兒,你過來幫我看看一會是戴這只如意簪好,還是這只鎏金鏤空雕花角釵好?” 雪兒應聲走近,隨手便接過服侍著於清瑤梳頭的柳絮手裡的木梳。柳絮眉梢動了下,緊抿著唇一言不發地退下,人直接就走了出去。 雪兒瞥見,忍不住嘀咕:“這丫頭,這麼大的氣性,仗著是老太太賞的,這一年來越來越放肆的。” 於清瑤笑笑,沒有接雪兒的話,目光卻淡淡地掃過窗外。這柳絮,在夢裡時,並沒有隨她出嫁,之後命運如何,她卻是不知道的。可是,現在想想,她之前 因著她是田氏賞的丫環,只一昧的恭敬而疏遠,卻從未留意過這個同樣是一等大丫鬟的柳絮到底如何。只是這幾次,看她行事卻的確是個穩重的,而且,她這會兒主 動走出去,看似無禮,可細想未必就不是在避嫌。大概在她心裡,也是知道自己暗裡對她還是有戒心的吧? 心裡這樣想著,她便另有了些別的心思。眼下,她唯一信任的便是身邊的雪兒,這個既忠心又憨厚的丫頭。可是,雖說忠心,但雪兒的辦事能力並不是很強的,有很多事,如果真吩咐了她去做,只怕…… 她正在心裡琢磨著,雪兒已經附在她耳邊悄聲道:“小姐,奴婢二門上的沈婆子那打聽到了,說是田媽媽剛從外面回來,已經去了老夫人那兒。還有,您叫我留神的那事兒,聽說這回老夫人那沒叫人請過官媒,怕是到時候也不過隨便請是私媒罷了。” “請私媒?”於清瑤皺起眉,忍不住低哼了一聲:“這是母親的主意還是大太太的主意?從前不論是大哥還是二哥,定親時都是請的二品誥命夫人登門提親。到二哥那只不過是請了個官媒便罷,想不到現在更連官媒都算了,這樣的事情若是傳出去,丟的可不是葉家的臉面。” “嗯,好像還真是www.shuwu8.com……”雪兒低聲應和著,聲音一頓,看著於清瑤的目光不免帶出些狐疑之色:“小姐,您從前可是從不關心府裡這些事的。” 何止是不關心,就是下面的丫頭偶爾閒聊混說主人是非,被她聽到也只當聞而不聞,連半聲喝斥之言都沒有有過。 “是啊,從前我是不關心,可是……雪兒,這次我病在床上時,想了很多,簡直是把這一生都看透了……”在雪兒忙著啐道“小姐的一生還長著呢!快別說 這樣晦氣的話”聲中,於清瑤只是微笑:“是啊,我的一生還長著呢!只是,以後我再不會做個什麼事都不聞不問,任人擺佈的木頭人。” 看著雪兒揚起眉,笑得又是欣慰又是開心,林平安臉上的也便露出溫婉的笑容。只是這笑還未擴到眼底,便已聽到外面傳來一陣喧嘩之聲。皺起眉,她凝神細聽,便聽出外面那熟悉的聲音。 雪兒咧了下嘴,苦起臉來,怯聲道:“小姐,我去同李媽媽說,叫她小聲點。” “不用了,”於清瑤執起那只如意簪,隨手插在梳好的髮髻上,淡淡道:“奶娘回家探親也有些日子了,這些多天沒見,我也著實有些想念,你喚她進來見上一見也好。” 雪兒嘟起嘴,雖然奉命往外去了,卻忍不住嘀咕:“見一見,不知又要從小姐這兒順走什麼呢!”雖然諸多報怨,可是像這樣大戶人家裡的奶娘,一向都是 小姐們身邊最得力的人。半母半僕,情份非比尋常。雖然小姐的奶娘李媽媽是個不省心的角色,到底也不是她這樣的丫鬟能阻擋的。 嘀咕著走出去,才到門口,就見小小的院子裡此刻已經鬧成了一團,不知是被罵了還是打了,兩個才留頭的小丫鬟哭喪著臉立在院中,卻只怔怔地看著在院子裡叉著腰破口大罵的中年婦人,不敢說話。 “你們這群小蹄子,我奶小姐的時候你們還不知在哪個狗肚子裡轉筋呢!這會兒卻還敢來嫌我……” 雪兒皺起眉,正要走出去勸住李媽媽,就聽得一聲冷喝:“李媽媽!你當這裡是什麼地方?莫非是回了一趟家,就把咱們安遠侯府也當成是你們那鄉下地方,隨你胡說嗎?” 隨著斷喝,一道窈窕的身影自後面耳房轉出,手裡還拿著一隻掃帚,想是剛才還在掃地,聽到喧鬧便急急趕來。 李媽媽抬起頭,瞥見拿著掃帚的柳絮,雖有些懼意,可看看她那一身青色的棉布春衫,頭上也只隨意插了只銀簪,清秀的面容雖然仍有凜厲之色,卻到底有些清減,渾不似從前在老太太屋裡頭伺侯時的風光模樣,一時間又硬氣起來。

| 29th Apr 2012 | 一般 | (1 Reads)
我就知道,我肯定會喜歡那樣的地方。去三沙洪菜場是聽說了好幾回的,今天放假終於成行。人流如織,老公說那最裡面的露天三角地才是我們要去的。這裡的菜攤大多是附近農民的臨時地攤。看著各色的鄉里人們,沒來由的就有一種親切的感覺。新鮮的萵苣、蘆筍、小白菜都是農民們一清早從田里摘出來的,還有那些黑實的芋艿、帶著點污跡的家養鴨蛋、甚至是田螺河蚌,都帶著泥土的氣息,看著就讓人樂在其中。自然的新鮮,便宜的價格,哪能是暖棚裡的蔬菜能比的呢? 由著性子在裡面轉了幾圈,兩人還是空著手,不覺笑了起來。拐角,買上了三把茭白頭,細細嫩嫩的,那是早春小河溝邊的野生蔬菜,小時候鹹菜茭白頭是餐桌上的家常菜。買鹹菜的是一位老婦,全白的頭髮,溝壑的粗糙的手,卻是自信滿足的語氣:這是最後一桶鹹菜了,我醃製的整整十桶啊,今天就剩下著最後一桶了。為什麼那麼多人喜歡這個老太太醃製的鹹菜疙瘩?我也蹲下身,旁邊一個阿姨購買的小疙瘩再次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我也要買。”老公笑了笑:“那咱也嘗嘗。”老綠的搾菜疙瘩星星點點的紅色辣椒顆粒。買上兩袋,我心滿意足地站起來,多久沒有看到過這樣透味的醃製鹹菜了,瞧瞧我們小區邊上小販們的鹹菜帶著不自然的黃色或是倉促的青碧,讓人下不去手。難怪小區裡的人們都要捨近求遠地到這個偏遠的城鄉結合部的小菜場來呢!小桶裡的疙瘩菜所剩無幾了,一個灰布衣服的老人彎腰將一塑料袋的小疙瘩傾進小桶,看著他熟練地握緊桶,拋了幾下,整個小桶的小疙瘩頭翻了身都掛上了鹹水,濕濕潤潤的了。一時間,我明白了這是一對夫妻,多麼幸福的老人!帶著對手藝的滿足,相守著自給自足。 回到家,我迫不及待地拿到了廚房,拿起一個小菜頭放到鼻尖,一股特有的甜香沁入心脾,那是什麼呢?想不起來,但那股香味讓人忍不住就想咬上一口。把小菜頭漂在水裡,那些星星點點的小東西也隨之漂開,撈起仔細看去,碎碎的暗黃,突然我醒悟過來,是桂花!難怪那種自然的甜香呢?沒想到如此不起眼的農夫農婦,竟然有這樣細膩的心思,將這醉人的八月桂花醃製進搾菜疙瘩裡!超市裡的搾菜條哪能跟她比呢?我用心地切著,竟然捨不得切掉點老皮。中午的飯桌上,我細細嚼著一絲絲的搾菜,入口即是淡淡的卻又回味無窮的桂花味,仔細嚼著一股小辣漸漸從舌尖瀰漫到喉嚨,讓人忍不住再夾上一口,依然是那種回味無窮的清甜,太棒了!這樣的小菜,配上翠綠的蘆薈、嫩黃的豆芽,醬汁紅燒肉,茭白頭碎鹹菜,這簡直是一桌子的美味了!想起人們所說的綠色蔬菜,其實應該包括了一種自然狀態下的食物吧。這一頓中飯,我吃了好多。絮絮叨叨著,那老人家裡肯定種了好多的瓜茄果蔬,對,肯定還有有一棵老桂花樹。要是咱夫妻倆退休了,咱們回去也種上些瓜茄,也用那金黃的清甜醃製上一碟青黃的小菜,還要種上一畦的葡萄,還有一小塊的草莓。哈……黝黑的土地、青青綠綠的菜蔬果子,終究是心裡最舒暢的念想。看來,農家的孩子即使離開了農村,心裡念的還是農家的一切。 以後,還要去那邊的菜場,還要去買那有著桂花味道的搾菜疙瘩! 文章來源:Wireless Election Connection |安安國際酒店設計機構 | 余治瑩總編童書辦公室 |鄒鄒有理 | Knight Ridder War Watch |Blue Ridge Blog | 黃靜潔:媽咪Jane育兒妙方 |旅法藝術家高遠的blog | Rewrite! |品味 |

| 28th Apr 2012 | 一般 | (1 Reads)
一位年輕人覺得自己的生活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相戀多年的女友離開了他,滿意的工作一直都沒找到,還要在一個陌生的城市中漂泊,應付房租和一日三餐。生存的重壓讓他喘不過氣來。 他幾乎不堪承受這樣的壓力。在逆境中,他不斷地感慨自己的失敗。每一天睜開眼睛,他都想要逃避。在極度失落的時候,他想要嘗試一些新東西,以便給自己增加一點信心。 他想到了學游泳,於是,他來到了游泳館。既沒有游泳常識,又沒有約朋友,也沒有請教練,他幾乎是有幾分自虐似的獨自跳進了泳池裡。當他的頭整個沒進水裡的時候,他的耳邊產生了如雷鳴般的響聲。本能地,他的身體向上猛躥了一下,加上水的浮力,他的頭撞在了護欄上,腦袋中產生了更強的轟鳴。 他有幾分慌亂,但還是不肯放棄,於是再次沉入了水底,結果水一下子湧過來,他灌進了幾口水。雖然感覺到頭暈,但是他瘋狂地接二連三地沉入水裡,全然不顧自己的生死。他有幾分賭氣地想,我就不信我在游泳上也是個失敗者。 正在他不管不顧撲騰時,一隻有力的手拉住了他。他想要掙脫,但是已經耗盡了力氣,只好被那隻手緊緊的拽著拉到了池邊。“孩子,千萬不要這樣亂來,多危險啊。”是一位中年的阿姨。在這個遠離親人的城市裡,他是一個需要獨自承擔一切的人。阿姨的一聲“孩子”,讓他的眼淚奪眶而出。“屏住呼吸,心要靜,放平手腳,水的浮力自然會把你托起來的。不要胡亂撲騰,那只會越來越糟。” 年輕人的情緒終於平靜下來,他反覆嘗試,終於可以自如地游泳了。他發現這不僅僅適用於游泳,同樣適用於生活。 很多時候,我們的人生就是如此,失敗只是一種錯覺。如果你認為自己失敗了,那麼誰也無法幫助你成功。只要放平心態,就能夠在人生的逆境中保持自己的平和。即使是在生命的角落裡,陽光也會照進來。反之,一旦失敗就喪失理智,只能陷入更糟糕的境地。 文章來源:Moveable Hype |王豐的民國歷史部落格 | 龍女千千的快樂小窩  |殷謙的BLOG | 許謀清 |Punctuational | 林怡:真正的教育不著痕跡 |Photographer Liu | 阿龍的部落格 |陳十 陳嵐深海水妖 |

| 20th Apr 2012 | 一般 | (25 Reads)
繁殖方法:可有性繁殖和無性繁殖。   有性繁殖即用種子播種繁殖。   無性繁殖是用花莖分生新株進行繁殖,於7-8月份從花莖上分生新的幼苗,初期靠吸收母株的營養供幼苗生長,當幼苗長出數片葉,其下生根,便可獨立生長。截取花莖端部的幼苗作繁殖材料。   栽培與管理:   黃花藺喜溫暖、濕潤,在通風良好的環境中生長最佳,在北京作為一年生植物栽培。種子採收後經水藏過冬,4-5月份播種,生長週期180-200天。花期時,花莛基生直立生長,頂端形成6-7支小花梗於頂部開花,花後花莛彎伏,果實浸於水中生長發育成熟;地栽植株,花莛緊貼地面,果實發育後期,花莛端部長出幼苗,仍與母株相連,以便從母株上吸取養分、水分,供幼苗長葉、生根。花莛彎伏入水也有利於種子隨水傳播,而這種有性繁殖和無性繁殖相伴的繁殖的方法,使果實無論在水中還是在濕潤的泥土中成熟,都能根據其生長環境選擇相適應的繁殖方法,憂如打了「雙保險」,有利於其種群的繁衍。黃花藺在氣溫低於是15℃的時候,停止生長,0-2℃就會發生凍害,北方露地栽培,冬季需保護越冬。   9-10月份採收種子,用紗布包裹整個果序,以防果實開裂種子散入水中,條集果實後,用清水漂淨雜質,5-10℃條件下保存,經常換水,保持水質清潔。用種子有性繁殖,北京4月份室內陸氣溫達到15℃以上開始播種。將過篩的細土裝入盆中弄平,均勻撒入種子,覆蓋一層細土,浸入水中,加水至2釐米深,上蓋塑膠薄膜或玻璃,保持濕度,10天左右即可發芽。當幼苗長出成果3-4片幼葉時進行第一次分栽,以園土和沙土2:1混勻作基質,按3釐米×3釐米株行距分栽。幼苗長出7-8片葉時進行第二次分栽,以園土和沙土4:1混勻,加入適量麻醬渣,以8釐米×8釐米株行距栽植。當苗封行時,將其帶土坨定植,盆徑25-35釐米,以園土加農家肥作基質。日常管理,應經常除去盆內雜草、水苔,保持水質清潔,盛花期追施速效氮肥和磷、鉀肥,每盆施加4-5克肥料,用帶韌性的紙包住,順盆邊插入,或葉面噴施,濃度以0.5%為宜。黃花藺生長期常有蚜蟲為害,可噴1`/1000樂果防治。發生白粉病時,可用800倍托布津液或1000倍多菌靈液噴治。9-10月份採收種子,保持水質清潔。

| 16th Apr 2012 | 一般 | (2 Reads)
整體評價: 推薦 持久度: (4)分 氣味: (4)分 質地: (4)分 妝效: (5)分 試用者: wen813wen 不是專業評論員的我,用心 認真的寫每一篇試用報告,都是我自己使用後的感受,絕對真實!不以華麗的辭藻取勝,不以堆砌的字數壓人,我相信終有一天會有人肯定我的努力!謝謝YOKA給我這次試用機會! 很高興再次收到YOKA的試用,第一次收到唇蜜的試用 滿興奮的說 而且顏色也是我比較稀飯的 粉粉嫩嫩的,很卡挖一的!許多JM都滿喜歡的,期待試用效果 以下是我真人的試用報告! 試用產品:芙秀嘟嘟豐潤唇蜜 產品介紹: Fusion Beauty 美容產品中最優秀的產品,革命性的「微注射膠原蛋白」豐潤唇蜜,運用專利的海洋膠原蛋白微球體技術,包含脫水海洋膠原蛋白微囊,一旦膠原質吸收入唇部組織,它會尋找身體的自然水分,使得唇部在瞬間豐潤,卻絕不會帶來疼痛,是替代局部充填注射劑美容的最佳選擇。18種顏色,包括透明色和17種不同風情的紅色和粉色。 使用方法: 在乾淨乾燥的唇部上塗上Fusion Beauty芙秀嘟嘟豐潤唇蜜, 3-5分鐘內自然充盈雙唇,效果可持續24個小時。 【產品試用】 平時不太用唇蜜的,因為感覺塗在嘴唇很油膩 黏忽忽的。我嘴唇一到秋冬天就比較干,起白皮 希望用了這款唇蜜能帶給我不一樣的效果,再次感謝YOKA給我這次試用機會! 收到的是1.5G的小樣試用,擰開蓋子(包裝的狠衛生,蓋子擰的也狠緊!)顏色是有點淡粉的 滿卡挖一的呢!感覺這次收到的唇蜜量還是挺足的,可以用很多次! 粉粉的顏色,外包裝是細長條的 透明的 打開蓋子聞了下,有點水果香味的。顏色也剛剛好 比較適合我的,不會太艷麗。 感覺從外面看起來顏色有點深,但是擦在手背上試了下 顏色還是挺淡的。液體狀的 有點亮閃閃的,感覺有點黏糊! - - 大家直接無視掉我的痘痘!擦了一點,感覺光澤度還是挺不錯的 在燈光的照射下 嘴唇顯得亮亮的,狠有光澤! 【試用報告】 外包裝:整體來說這次的試用還是挺好的,量很足 感覺已經不是試用裝了,能用一段時間了,外包裝簡潔 衛生。蓋子擰的很緊,透明的外包裝 可以看見裡麵粉粉嫩嫩的唇蜜。 質地:液體狀的質地,塗了一點試用了下 感覺有點黏糊 有點亮閃閃的,滿稀飯的! 氣味:這款唇蜜我最喜歡的就是它的味道,一打開蓋子就聞到一股很清新的水果香味 不刺鼻,很清淡 很好聞!有種甜甜的味道。 光澤度:在燈光下,亮閃閃的 光澤度還是挺不錯的 很豐盈! 持久度:相對來說持久度還是挺不錯的,能持續很久 而且卸起來也比較方便 我只是輕輕的用紙巾擦了一下 就OK了 很方便! 性價比:這款唇蜜還是挺不錯的,值得一試的! 【總體評價】 瓶身: ★★★★★ 質地: ★★★★☆ 氣味: ★★★★★ 光澤度: ★★★★★ 持久度: ★★★★☆ 性價比: ★★★★☆

Next